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靈壽在線黃頁隆重招商中

主題: 尤二姐吞金自盡真的是鳳姐逼的嗎?其實,她的死是因為對他的絕望

  • 笑靨っ如誮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416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7 9:15:04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靈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一、尤二姐其人

尤二姐是尤氏的繼母尤老娘與前夫生的女兒。她貌美如花,性格溫柔,是男人眼中的“尤物”。在賈敬喪事期間,尤氏擔心府中無人照看,就派人把尤老娘和兩個異父異母的妹妹接了過來。這寧府的爺們本來就荒淫無恥,慣愛在女人身上做功夫。現在,見了二尤這樣的美人坯子,豈肯輕易放過?

尤老娘又是個三觀不正、嫌貧愛富、趨炎附勢的人。她的女兒二姐本來已經在親爹活著的時候,許了人家,只是后來,那家子敗落了。尤老娘就十分的不愿意,一直打算退了那門親事,再另給二姐找個有錢的婆家。

今見賈珍對二姐有意,尤老娘非但不管,反而裝作看不見,心里倒是盼著能靠女兒的美貌,攀附上賈府的富貴。母親三觀不正,又見慣了賈府紙醉金迷、荒淫無恥的生活狀態,尤二姐漸漸地迷失了自己。

結果,在尤老娘的默許下,二姐先是和賈珍“有了首尾”;后來,又和外甥賈蓉不干不凈起來。這一對無恥的父子簡直是把尤二姐和尤三姐當成了暗娼、粉頭,只顧自己開心取樂,根本不管這件事會對這姐妹兩個的未來產生多么壞的影響。

二、尤二姐的愛情

寧國府是個爛透了的壞地方,不過,尤二姐在這里邂逅了她的“愛情”:她遇到了賈璉。

賈璉,榮國府大老爺賈赦的公子,容貌俊俏,口才了得,風流倜儻,溫柔多情。如果拋開現代道德觀點來看賈璉,他也可以算作一位翩翩佳公子。在尤二姐眼中,賈璉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佳偶:年輕、俊俏,有錢、有地位,關鍵是,他還主動向二姐拋出了愛情的橄欖枝。

這賈璉本就是個多情的人,平日里就愛沾花惹草,不管什么臟的、臭的都愛往自己屋里拉,為這個鳳姐沒少和他鬧。

現在他聽說,二姐、三姐這樣的美人在寧府里住著,豈有不來招惹之理?一來二去的,這賈璉和尤二姐就互生愛慕之心,賈璉將自己的玉佩送給尤二姐,做了定情信物。后來在賈蓉的攛掇下,賈璉更是在小花枝巷置了房產,買了丫頭、撥了幾房家人,揀個好日子將二姐抬過來,兩個人就此過起了小日子。

賈珍只是把尤二姐當做玩物,賈璉對尤二姐倒有幾分真情。相處的久了,他就覺得這尤二姐比鳳姐溫柔,比鳳姐可愛。這小花枝巷的宅子也更像一個家的樣子,而自己和鳳姐的屋子倒像一間辦公室,冷冰冰的缺少溫情。

本來尤二姐一直因為自己以前的不貞行為懊悔,擔心賈璉計較。賈璉卻反過來安慰她,說以前的不算,只要改過了就好。為了讓尤二姐放心,他還把自己積攢了多年的體己都搬了過來,交給尤二姐保管。

賈璉對尤二姐所做的一切,讓尤二姐感到了莫大的欣慰,她覺得自己總算是嫁對了良人,終身有靠了。而賈璉隨口說的那句,等鳳姐死了,接你進去做奶奶,又給了尤二姐一份期待。進入豪門,和賈璉做正頭夫妻,是尤二姐的夢想,一個綺麗的夢。

三、尤二姐進賈府

鳳姐從平兒那里得知了賈璉偷娶尤二姐的事,連忙審了旺兒,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鳳姐心里想好了主意,表面上卻不動聲色。剛好賈赦打發賈璉去平安州辦事,鳳姐等賈璉上了路,就找人收拾出幾間屋子來,裝修的和自己的屋子一樣。然后,鳳姐就帶著平兒、豐兒等人來到小花枝巷,一番花言巧語,把尤二姐騙進了賈府。

鳳姐為什么一定要把“情敵”接到自己身邊呢?才不是她自己說的要和二姐一起,“同居同處,同分同例,同侍公婆,同諫丈夫”,她只是為了把尤二姐放到眼皮子底下,便于掌控罷了。

那么,尤二姐真的是因為天真、單純,完全被鳳姐騙到,才隨鳳姐進的賈府嗎?其實也不盡然。鳳姐的話聽起來合情合理,情真意切,但是尤二姐也沒那么傻,就一味的相信她。別說她那么大的人了,有一定的判斷能力,就是沒有,興兒不是警告過她嗎?

那么,為什么尤二姐還是同意和鳳姐馬上進府,都不肯等賈璉回來呢?其實,原因還是在二姐自己身上。

一方面,尤二姐羨慕豪門貴族的生活,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,也能像大姐尤氏那樣嫁入豪門;另一方面,她希望自己的身份能夠得到確定,小花枝巷的日子雖然安逸,但是身份不明,十分尷尬。試想,又有哪個女人愿意一輩子做人家外宅,鬼鬼祟祟見不得光呢?

現在,她迎來了“轉正”的機會,大太太親自來接她啦。尤二姐要利用這個機會,她要賭一把。所以,雖然明明知道鳳姐善妒、手段了得,尤二姐還是飛蛾撲火一般撲向了自己夢想的地方。

四、尤二姐遭虐待

賈璉從平安州辦事回來,賈赦賞了一個丫頭給他。這個丫頭才十七歲,叫做秋桐。賈璉是個喜新厭舊的,現在有了新人,那里還管舊人死活?況且他平日去父親那邊,早就和這個秋桐眉來眼去,兩個人都十分有意,只是害怕賈赦未曾真正得手過。現在,賈赦把秋桐給了賈璉,他二人新婚燕爾、如膠似漆,就又把尤二姐晾在了一邊。

鳳姐覺得時機已到,就暗地里挑唆秋桐,讓秋桐出頭和尤二姐吵鬧,自己坐收漁翁之利。又裝病不再與尤二姐一起吃飯,只教人把飯菜端到尤二姐房中,叫她自己吃。茶飯都是不堪之物,那尤二姐也是嬌養慣了的人,哪里咽的下?雖有平兒暗中幫助,終究力量有限,又加上秋桐告狀,平兒也不敢十分幫她。

尤二姐受了氣,又不敢說,只好偷偷的哭。秋桐又在賈母那里誣陷尤二姐,說她專門在家里哭喪,詛咒鳳姐,盼著鳳姐和自己死了,好一個人和璉二爺過日子。前頭,鳳姐尋出尤二姐的未婚夫告狀的時候,賈母對尤二姐就有一點不滿了,后來雖然二姐解釋過去了,但是賈母心里未必不會認為,這個女孩兒不叫人省心。現在,又聽秋桐這么一說,賈母也就不大喜歡尤二姐了。賈府的下人最會見風使舵,見老太太都煩了尤二姐,她們就更加往死里作踐她了。

五、尤二姐的悔悟

尤二姐是個“花為肚腸雪做肌膚”的人,經不得摧殘折磨,還沒一個月,就得了病。懶怠飲食,不愛活動。

俗話說,日有所思夜有所夢。尤二姐病中夢到自己妹妹,妹妹叫她殺了鳳姐。又告訴她,現在之所以受折磨,都是因為從前“淫奔不才,使人家喪倫敗行”,就算現在改過自新,但是也已經讓人家父子兄弟陷于亂倫之中,“天怎容你安生?”。

其實,這些夢境是尤二姐自己思想意識的反應,是她對自己以前的行為的反思。她認為,自己現在受罪,都是因為以前做錯了事。就算現在改了,老天也不會放過自己。

六、尤二姐吞金

尤二姐病的重了,賈璉總算來看她了。尤二姐見身邊沒人,才敢悄悄地告訴他,說自己懷孕了,擔心自己身子不好,怕養不下這個孩子來。賈璉就立刻出去請醫生。誰知卻請了一個庸醫來,一副藥下去,“竟將一個成形的男胎打了下來”。賈璉氣的把請醫生的下人打了個半死。鳳姐也假惺惺的跟著著急難過,還燒香禮拜的,又找人算卦。看看是不是有人“沖”了。結果,算出來是秋桐“沖”的。

本來秋桐這幾天見賈璉為尤二姐十分盡心,她就一萬個不愿意了,現在鳳姐說叫她出去躲一躲,以免對尤二姐的身體不好。秋桐一下子就炸毛了。她又哭又鬧的,跑去找邢夫人告狀,邢夫人把鳳姐、賈璉罵了一頓。那秋桐越發得了意,直接跑到二姐的窗下大哭大罵起來。

這尤二姐,心里越發苦悶,雖然平兒偷偷盡力開導了她一陣,然而她終究還是沒能想開。尤二姐想著,孩子已經沒了,自己的病也好不了了。何必在這里受折磨、受閑氣呢?夜深了,尤二姐穿戴整齊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吞金自盡了。

尤二姐死的時候會不會想念賈璉?會不會怨恨賈璉?雖然鳳姐手段厲害,二姐的慘狀是她一手造成的,可是,如果賈璉能對尤二姐多一點關愛,尤二姐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嗎?得不到的時候,恨不能給她摘星星、摘月亮,得到了,也不過兩天半的新鮮。可憐二姐當時還以為得了終身的依靠呢。

其實,細細想來,賈璉對尤二姐又何嘗有過真愛?他當時到寧國府,本來就是奔著二尤的美色去的,還抱著“有便宜,不占白不占”的心態,可以說開始就不是因為愛情。最初,賈璉也并沒有專情于二姐,他撩撥的是姐妹兩個。只是因為尤三姐不大理他,唯有二姐對他十分有意,他才和二姐“戀愛”的。

在小花枝巷偷筑愛巢也不是賈璉的本意,那是他在賈蓉的攛掇下,沒有經過仔細思考做的決定,而過后,賈璉也曾經“悔了上來”。尤二姐死了,賈璉哭的很傷心,原因卻讓人大跌眼鏡,竟是因為二姐的容顏比活著的時候還美!

這個男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愛過尤二姐,他愛的只是尤二姐鮮花一樣的容貌,而且他的“愛”也不持久,一個小小的秋桐就讓他現了原形。鳳姐的悍妒、秋桐的辱罵、飲食的粗糲、下人的嘲諷,甚至胎兒的流產,都不足以令尤二姐絕望。真正讓一個女人絕望的是那個男人的涼薄,尤其是,這個男人還是被自己視為終身依靠的人。在那個寂靜的夜里,尤二姐該怎樣追憶和賈璉共度的那些時光?

曾經的海誓山盟,是那樣的經不起推敲,曾經的柔情蜜意,早變成了一地雞毛。尤二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會不會像《甄嬛傳》里面的嬛兒一樣,輕輕地默念:那一年杏花微雨·····,也許,從一開始就是錯的!

''''''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东方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