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靈壽在線黃頁隆重招商中

主題: 父親離世三年后,濮存昕首談父子關系:我當上劇協主席,他裝聽不見

  • 黒色ン誘惑灬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349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7 9:14:59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靈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都說父子關系,看不懂是幸運,看懂了是人生——蘇民、濮存昕父子,典型又不典型的中國文人父子。多年來,一直有些抗拒在公眾場合談論父子關系的濮存昕,在父親去世三周年后的這個父親節,依托自己的聲音分享平臺“濮哥讀美文”推出的“聽見美˙ 父親節朗誦分享會”,與作家楊葵和普通觀眾一道從威嚴沉默中體悟父愛,在朗讀自己親筆寫給陰陽相隔的父親的信時,幾度哽咽……北京青年報文化視頻直播欄目《后臺》對活動進行了全程直播。

"父子間說不透的東西太多"

“我一直覺得說出口的不像是真的,家里的事拿到外面說就仿佛不是自己的事了。今年的父親節,有點想說了。父親去世三年了,我一直認為他是喜喪,終于擺脫拖累了他這么多年的疾病,他一生很棒很棒,不是單一的就做演員,演員、導演、教員、理論、行政,都在劇院擔當起了不可替代的角色。”

在濮存昕眼中,父親一輩子淡泊名利,但在老年時很看中別人對他的看法。“父子間說不透的東西很多,有時說急了再多說怕就該吵了。《李白》排練期間,兩個多月我沒回家,一回家就別扭,關于排練,不同的看法太多。這是我們父子間的常態,不能說也沒法說透。我當選劇協主席,我媽怕他聽不清,在他耳邊喊,'昕昕當劇協主席了',他裝聽不見。半天抬眼看了一眼,我在旁邊的直覺是,’那是你干的事嗎,那都是曹禺先生這樣的大家前輩才能做的事。真是世風日下,我覺得他真的是這樣的一種感覺。”

“與其說我是演員,不如說我是導演,與其說我是導演,不如說我是教員”,父親的這句話讓濮存昕領悟到他一輩子最看中教員這個職業,“那時父親腿力很好,騎車每天風雨無阻,培養了人藝四期學員班。他演戲不是最多最出色的,導演的作品也都不是最主要的保留劇目,但是他很看中自己做教員的經歷,每每學生到家里來,即便是他生病了,也都會開心地和他們聊天。”

父親一直希望有個大桌子,卻始終蝸居在50平米的宿舍中

在濮存昕眼中,自己和父親比還是父親更帥,”這不是相貌,而是從里到外的一個完整的人。父親是我的楷模和榜樣,但有時也會自作聰明。他抽煙,但那時買煙受限制,一次一人只能買兩盒煙,我們倆每人進去買了兩盒,買完之后他把圍脖帶上又進去買,被人家認出來剛剛買過,他像做賊一樣跑了出來。自作聰明反而不聰明,我們后來都信奉大智若愚才能一生過得平平安安,本本分分。“

郁結和爭吵是父子關系中必不可少的,濮存昕說,”父親去世時,劇院為他做了追思會,同行老友對他的贊語,我作為兒子很有一份榮光。我聽到過一種說法,社會之所以能進步,是因為年輕人常常不聽話。這句話該正著聽還是反著聽,年輕人總是有自己面對社會的思考,老按老禮兒做事,社會如何能進步。但是在按照自己的理解做事時,難免和父親發生沖突。兒子和父親間的關系,我之前不大愿意講,好像講出來家里的事就變成大伙的事了。這么多年我們有糾結有爭吵,有拌嘴和生氣,甚至天塌下來,但是歸根結底,這仍是一種舍不去、躲不開、丟不了的事情,這就是父愛,生命本身的品質不可能那么純粹。”

父親的遺憾中,濮存昕最掛心的就是他一直希望有個大桌子,但從來沒有過。“他和我媽媽一直住在50平米的房子里,人藝分房他不要,一直住在我媽媽他們中國銀行分的宿舍,空間有限,沒法弄大桌子,但是硯臺筆架書都在。”

“我們這代人,10個條件給一個都會去干,而你們給9個還講條件”

朗讀會最重要的環節是濮存昕分享了親筆寫給父親的信,以對話的口吻娓娓道來,信中他提到三年來只有一次面對父親的遺像說話,曾經想這是不孝嗎?但或許是一種更深沉的表達。“這些年您導我演了《李白》、《天之驕子》、《蔡文姬》等戲,一直都是您在影響我,最后仍以骨灰的溫度告訴我,人生苦短、熱愛生活。在央視《藝術人生》錄制現場,您總結自己說了句’嚴于律已 寬以待人’,我曾經想怎么會是這么一句話,但細細品味,卻是印證了一生的人格魅力,戲比天大的信仰和藝無止境的謙遜。您曾經為自己寫了首詩:不計夏秋不爭春,枝干疏密根自深,何期歲暮催花放, 愿隨白雪共芳芬。”

“您最珍愛的是刻著’清白吏子孫’的芙蓉石印章,爺爺傳給您,您傳給了我。以’清白吏子孫’為榮,做清白吏,以勵子孫,是中華傳統文化和士大夫精神的完美概括。但遺憾的是,我帶著這枚印章參加尚長榮先生的主題活動,沒有裝盒,掏兜帶了出來摔成了兩截,后來找人修復還原,才不那么自責了。經過這一次,我對傳家寶更多了一番感情,要好好守護。”

“我辭職不愿當副院長,您先聽了我倒的苦衷,末了說了句’我們這代人,10個條件給一個都會去干,而你們給9個還講條件’,我辯了一句,’那一條是最重要的’,談話就此打住了。可是您最后的這句話讓我想了很多年。我不敢給您丟臉,真的怕被別人說劇院毀在你手里了。每個父親都是當兒子的楷模,但往往到了開始有些自信追求獨立的年紀,也還是要叛點逆,走些歧徑。20多年來,您對我和林兆華排先鋒實驗戲劇,雖持己見不能茍同,但從沒反對多,每每也必來看戲,不喜歡的就免談。父親的贊揚其實是兒子最得意最看中的,我如今回想自己這些年在人藝努力努力再努力,就是不想給您丟臉。為您為人藝,要盡忠盡孝。”

文/北京青年報記者 郭佳

攝影/北京青年報記者 王曉溪

'''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东方精选